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夕阳炊烟
夕阳炊烟  小说作者:阳西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三章 约定赏梅

   将近年关,辞旧迎新,农家人基本都在热热闹闹的准备年货过节。

   怀孕四个多月,水萝的肚子已经有些凸起了,穿了冬衣,反而不怎么看得出来。

   “凤家小哥在吗?”院子外面有男声传来,水萝执笔的手一顿,看向凤幽竹,心里有些疑惑。

   凤家鲜少有人前来串门,这寒冬腊月的,雪厚路滑,怎么反倒有人来了?

   “你继续写,我去看看。”水萝见凤幽竹离去不忘将房间门关上,这才将心思放在手里的毛笔之上。

  

   凤幽竹将院门打开,看到一个猎夫打扮的男人站在门口,正对着他笑。凤幽竹一见到来人,礼貌一笑,一边将人请进门一边问道“张大哥,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将近年关了吗?我家住在山谷里,家门口有颗金桔,结了果子,想着给你们送一些来。”

   这时,凤家二老也出来了。凤幽竹前段时间打猎受伤就是这个男子背回来的,三人已是认识了的。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张家小子,快请进。”凤陈氏热络的将人带进堂屋。见凤家父子二人在堂屋里陪客,凤陈氏忙转身到厨房里烧水泡茶去了。

   “张大哥此次前来,可是有事?”凤幽竹问。

   “没什么事,就是年关了,大家都没什么紧要的事,就相互走动走动。”那张大哥爽朗一笑后又继续道:“家里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原是打算带点野味过来,可一想到你是打猎高手,猎到的东西自然不会差,就没好意思拿来献丑了,倒是家门口有两颗前些年偶然得到的金桔树,结了不少果子,想着这边定是没有,就拿些过来,权当无聊时有个混嘴的吃食。”

   “金桔?”

   凤幽竹小时候曾吃过一次,味道酸酸甜甜的,水分很多,倒是不错的果子。可这东西岭南国产的最是正宗出名。这样气候较寒冷的地方,原是种不活的。凤翔国的很多地方都种不了这东西,所以这金桔哪怕在帝都,也是金贵的水果。

   “嗯。味道酸酸甜甜的,很是爽口。”

   “张大哥,这心意我们领了,可这金桔我们是万万不能收的。”

   物以稀为贵,这金桔拿出去,随便能抵得上猎夫一个月的辛苦所得。

   “你可别这样说,想来你们也知道,这金桔若是拿出去了,怕是会招来祸事。前些日子到处在传官府可能要征兵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跟哪里打起来,这时候拿着金桔出去,可危险着呢。”

   凤家父子二人一听,对视一眼后,凤幽竹又道:“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能受此大礼。”

   “凤家小哥,快别推拒了。你曾救我一命,这东西你们就收下吧。再者这金桔我也不敢随便送出去,我一家人又吃不完,你们不收,那这金桔可就跟这外面的大雪一样了。听说你家娘子有了身孕,这金桔酸甜可口,原来我娘子怀孕的时候,可是爱吃得很啊,如今想来,这金桔可算是送对了人家。”

   凤幽竹一听,便不再推辞,对着那男人道:“如此,小弟在此谢过张大哥了。”

  

   水萝在屋里等了好久不见凤幽竹回屋,刚出门正好看见送茶到堂屋,从里面出来的凤陈氏。之后便随着凤陈氏到了厨房,两人一起拾掇着午饭。

   吃午饭的时候凤幽竹将水萝与那男人作了个简单的介绍。水萝这才知道原来这男人是当初凤幽竹救下的人。这男子也是个猎夫,这样日后上山打猎,说不定还能有个照应。

   吃完午饭后,水萝见凤陈氏用盘子装了好些金桔出来。那金红油亮的皮包裹着圆圆的果子,光是看起来就能让人流口水。异世重生三年,从没见过金桔的她都快忘记金桔这种水果了。

   这片土地之上,农家种的都是能填饱肚子的粮食,水果这种东西那是饭后消遣,有钱人家的日常,农家人则是可有可无。说起来凤家算是比较有生活追求的了,凤家院子外面种了不少的果树,可她嫁过来时,那些果子早已过了成熟的时候。因凤家地处半山腰,要比山脚冷些。所以深秋时节居然还能有几颗长相极差的葡萄在苟延残喘的吊着。她去摘菜的时候发现还高兴了一阵,可吃到嘴里的酸涩瞬间就让她明白了那葡萄为什么能够苟延残喘的撑到那个时候。

   水萝手朝金桔伸过去,凤陈氏瞧见她的样子像个十足的馋嘴孩子,忍不住笑道:“这是给他们送去的,你要吃自己拿出来洗洗。”

   水萝顺着凤陈氏的目光,果然看见一大袋金桔,顿时开心得不得了。

   不一会儿,水萝面前便堆起了一堆金桔皮,凤陈氏回来见状,忙劝阻道:“萝儿啊,喜欢吃也不能这么吃啊,这金桔虽是好,可吃多了也会上火的。”

   “哦,娘,我知道了,我就再吃一个。”

   “你呀,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嘿嘿,那还不是归功于爹娘还有夫君的疼爱么。”

   “就你嘴甜。”

  

   午饭之后没多久,那男子便要离开返家了。凤幽竹将人送到山脚下。快到半山腰的时候凤幽竹突然想起来这竹山之顶有几棵腊梅,如今或许是开得正好的时候,便继续迈步朝山上走去。

   水萝午睡醒来,睁眼瞧见凤幽竹背朝她在桌子上摆弄什么,从他面前伸出几株褐黑色树枝,上面有嫣红的花苞跟几朵开的正艳的红色小花。

   “你在做什么?”

   听见水萝的声音,凤幽竹转身,水萝便看到了桌子上有一个瓦罐,瓦罐里插着好几支奇形怪状的花枝。然后他看见凤幽竹一身白衣似雪,双眸含有冷月一般的清辉,手里捧着的瓦罐里插着的那些花就顿时变得极有韵味。他说:“越是凛冬大雪天,腊梅越是开得妍丽,前几日见你的宝贝钟情已经打了花苞,这几天也不见开花,一时兴起,就为你摘了几支腊梅来,先给你养养眼。”

   “喜欢吗?”他问。

   “喜欢。”她答。

   “你说放那里好?”凤幽竹环视屋内一圈,似乎没找到满意的地方。

   “嗯...”水萝也环视屋内,最后目光停在了凤幽竹的书桌之上。“放书桌上吧。”

   凤幽竹闲时喜欢看书,放哪里她可以时时看花,时时看人。

   “好。”

  

   “凤幽竹,有空的时候带我去看看这腊梅好不好?”

   在水萝生活的世界,梅兰竹菊被称为君子之花,是品性高洁的代名词,总有人给它们冠以人类的情感德行。

   “今年不行,等明年下大雪了,带你去看山顶之上,入目皆是雪白,唯有山顶之上的腊梅,绽放最艳丽的红,清冷孤绝,动人心魂。”

   凤幽竹许是说得兴致来了,居然在执笔绘水墨梅花。水萝自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今年不能去。她轻抚自己凸起的肚子,想到里面正孕育着两人的孩子,就觉得生命妙不可言。

   “你可记好了,不准反悔的。”

   挥毫之间,恣意随性,两人寥寥数语间,已然一幅雪中腊梅图已经显现。

   “嗯,不反悔。”凤幽竹将毛笔放好,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

   今日是腊月二十七,凤家父子二人天还未亮就动身前去镇上赶集了。因不放心怀孕五个多月的水萝一个人在家,凤陈氏便留在了家里。

   下午水萝与凤陈氏一起缝制小孩衣物的时候,突然感到肚子被轻轻踢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忙惊喜的告诉凤陈氏:“娘,刚才小家伙动了,他踢我了。”

   “真的?”凤陈氏闻言也是一喜,忙放下手上的东西,将手轻轻放到水萝已经隆起的肚子上,隔着厚厚的冬衣耐心的等待着自己宝贝孙子跟自己互动。等了很久仍没感觉到动静,无奈,只得将手挪开。

   孩子动了以后,水萝就盼着凤家父子能早点回来。她很想将孩子会动了这件事告诉凤幽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雪天路滑,凤家父子二人直到天黑尽了才饮风就雪的回到家。

   二人买了很多年货,吃得就占了大半。只是晚饭的时候,水萝感觉凤家父子二人情绪有些低沉,因在饭桌之上,便没有开口询问。

   夜里睡觉的时候,水萝将凤幽竹的放于自己隆起的肚皮之上,眼里有着奕奕神采,“凤幽竹,今天,你儿子动了诶。”

   “真的?”凤幽竹一听,忙凝神感受手下的变化。

   然而水萝肚子里的孩子明显不买凤幽竹的账,凤幽竹舍不得将手拿下来,就着手放在水萝肚子上的姿势问:“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我哪儿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我只是希望生儿子而已。”

   “哦?为什么?”

   “因为儿子可以贱养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凤幽竹想掐死人的心思都有了。贱养?竟然是这个原因...

   “啊,你掐我干什么?”

   将近半年的时间之后,水萝又被掐了。

   到底,凤幽竹还是没能忍住。

   “干什么?干这个...”凤幽竹快速攫取住水萝双唇,以自认为最好的方式惩罚着身边这个觉得自己养不起女儿的女人,他凤幽竹的孩子,怎么着也轮不到要靠贱养才能活。

   水萝哪里能想到,自己一时嘴快,会是这样的发展。

   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等等,郎中说了,房事要节制。”

   凤幽竹痞笑一声,在水萝锁骨上留下个粉紫色的痕迹后,凑到水萝耳边缓缓道:“早过了三个月了,我今日特意问了郎中,只要动作不要太激烈,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没等水萝抗议,水萝的唇又被封住了...

   好不容易可以开荤,凤幽竹哪里愿意继续清心寡欲过日子。

   屋外大雪纷飞,寒意浸骨,屋内却是娇喘连连,暖如夏月。

  

  “娘子,我们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凤森暗叹几声之后,搂紧了怀里的凤陈氏,语含疲倦的道。

  “发生了什么事了?”凤陈氏听到此话,很是紧张。

  “荣盛城要变天了,我们得早做打算,为防万一,这个地方不能呆了。”

  “要去哪里?”

  时隔多年,再次面临奔波劳碌,两人心里都不免五味杂陈。

  “这么多年了,那里的人许是都以为我们死了,不若等萝儿生了孩子再走吧。”

  凤陈氏不怕舟车劳顿,她怕的是怀有身孕的水萝在搬迁途中有所不适。

  “我明日与竹儿商议后再作决定吧。”

   想起凤家曾经的起起落落,凤陈氏心里忍不住的叹息,他们怎么就是不肯让凤家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呢?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zhonghzw.com,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zhonghzw.com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